• 不小说 - [得比得]

    2008-02-27

    我今天有点觉得,好像是先有了评论,后有了小说。很久很久以前,或者很久以前,或者不久以前,有些人忽然神经一闪,发明了小说。不是发明了写法,而是发明了这个词,他们认为,不能再让什么样的文章都可以叫小说了,有一些可以,有一些就不可以,怎么表现不可以呢?好吧,去玩沙龙。作为沙龙,当然要有人写有人看,还有人说,说的人很重要,他们决定着什么是小说,什么不是,那些人会写小说,而那些人不会。
  • 色戒:弟弟的演奏

    易先生的弟弟,我们叫他小易。他们的关系很好,一直以来,易先生都很关照他。可是,自从做官之后,易先生开始忙了,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淡漠起来,小易知道,易先生的压力很大,所以并没有什么抱怨。易先生和易太太之间已经没什么交流,小易和她的接触也很少,只是偶尔打打招呼,很敷衍。每次见到易太太,他都感觉到她很空虚,其实,他觉得易太太还不错,对易先生。只是老了。

    有一段时间,很长一段,小易都觉得自己很萎靡,他试着跟易先生沟通,可他还是忙。小易不喜欢政治,...

  • 切。庞青云

    2007-12-29

    庞氏改革

    写东西的事情终于败露了,搞电影的事也在小范围传播,于是,遭遇索聊。刚看完《投名状》,就在饭馆遭遇一女子,被索聊。她说:你看了投名状么?我说:没看。她说:你大声点。我说:没看。她说:你再大声点。我说:没看。她说:你怎么不敢大声点?我说:因为。。。看了。是的,我这么多年总结自己最大的弱点就是不会装逼跟撒谎。

    对于这件事,我更愿意做陪聊,因为是消费性质的,我收费,聊就是义务,心里也很平衡,但事情不可以这么理解,因为大家都是熟人,有的还是领导,索你,是看...
  • 01 - [写在手纸上]

    2007-12-22

    [本日志已设置加密]
  • 02 - [写在手纸上]

    2007-12-22

    《流血的仕途》不会在动、植物界火起来,也不可能火起来。但,还是火起来了。

    这天凌晨,有关部门接到了一个来自环卫工人的举报,说有人趁夜赶着大批牲畜经过城市,拉了一街道的屎。值班人员很不耐烦地说:好了,知道了。就接着睡觉了。可是不一会,又有电话打来,还是同样的内容,值班人员更不耐烦了,说:知道了,已经知道了。打电话的工人说:你是怎么知道的?值班人员说:有人已经投诉过了。撂下电话,值班人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骂内个赶牲口的人。可是还没等他骂完,电话又来了,还是这个事。值班员崩溃了,对着电...
  • 03 - [写在手纸上]

    2007-12-17

    2007.12.17 晚上 没看书

    上面那段话是我2005年写的,很惭愧。那一年我没参加考试,临阵退缩了。考试那天我跑到海边放了一个上午的风筝,风很好,一放就起来,简单的有点无聊。有个女的坐在高台上跟人打电话,很大声,大概是在责怪里边的人爽约,说好陪她放风筝。然后她就一直在那看我放风筝,看了好半天,忽然问我,这风筝好不好放。我说,还可以吧。她说,可以教我么?我说可以。她就跑下来了,我把风筝交给她。看她放了一下,我说,你放吧,完事收了放在这就行。她说,那你呢?我说,没事,走走。她...
  • 02 - [写在手纸上]

    2007-12-17

    来自过去的一个序

    0.现在是公元2006年5月24日上午九点半,大约25个小时之前,我推掉了一部电视剧本,我很痛心。这个活的收入大概相当于我几年的辛苦钱,更重要的是,这是一个机会,它很可能成为我奋斗的方向,但是现在我推掉了,它将成为一个甜蜜的回忆或者酒后空洞的牛逼。至于理由,是多方面的,首先是工作,国企,不说你也知道;其次是精力,这方面确实大不如前了,这对于一个深夜里思维乱窜的家伙来说是致命的;再次,是能力,之所以放到再次,说明我还是充分相信自己的,但可能是太相信了吧,有时也会...
  • 01 - [写在手纸上]

    2007-12-17

    上午,看了大概半小时,把无形资产部分的提纲列出来,这部分不是很重要。下午,去海边测量工程量,在排灰场地转了转,真苍凉,简直比得戈壁滩,灰茫茫一片,几泡污水,只有岸边有几棵枯草。海风很大。灰场的办公点倒是很有生气,鸡、鹅、狗一应俱全。两条狗,凶悍一点的,见了我们狂叫了几声,拽得链子嘎嘎作响。
  • 02 - [写在手纸上]

    2007-12-15

    用才华来要挟社会是不理智的,因为我们知道,要挟的前提是,你掌握了对方认为有价值的东西,比如人质,你绑架了章子怡和绑架了芙蓉姐姐,价码是不一样的,更何况,你手里的货色,比芙蓉姐姐还不如。当然,社会对此还是会有一点反应的,遇到像普京那样的,只是象征性的跟你谈一下,然后就冲进去把你拿下,算是幸运的,因为会让你一下子结束幻想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。但是,普京毕竟是少数,他用强硬的手段宣布,绑架是没有作用的,所以大家就不去绑架了。而大部分家伙们,看上去还是温和的,他们会派出大批的谈判专家跟你拖延时间,尽量配合你谋...